首页 > 经验交流 > 正文 文章搜索:
科学数据共享中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探析
发布时间:2008/2/4  来源:先进制造与数据共享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9649

作为一种科技创新资源,科学数据具有显著的科技推动能力、应用增值潜力、投资引向价值和决策支持作用。但是,对于科学数据共享中存在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科学界一直存在争议,各国在实践中的做法也有些区别。为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科学数据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合理的平衡机制,已成为促进我国科学数据共享事业发展的重要内容。

1.科学数据及科学数据共享

科学数据是人类社会科技活动所产生的基本数据、资料,以及按照不同需求而系统加工的数据产品和相关信息,具有明显的潜在价值和可开发价值,并在应用过程中得以增值,是信息时代最基本、最活跃、影响面最宽的科技资源。随着人类社会进入信息时代,科学数据已成为一种重要的资源和巨大的社会财富。而数字化技术与网络的发展,极大地推动了科学数据的收集、产生、共享与分析,使得科学研究与工程和教育日益成为数据密集型的工作。

20世纪100年间的国际科学界,科学数据的定位经历了起步阶段、作为科技发展独特领域的基础地位确立阶段、成为科学发展基础的牵引力阶段以及最后的独立学科阶段。在国际层面上,众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经认识到开放、共享科学数据所带来的广泛社会经济和科学效益。我国政府对科学数据共享的战略地位日益重视,于2002年启动了“国家科学数据共享工程”,旨在使科学数据资源的积累与共享达到基本满足科技创新和国家发展的需求,提高国家科技创新能力和竞争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国家对科技投入的效益。到2010年,我国将建设包括资源环境、农业、人口与健康等6大领域的40个科学数据中心或科学数据网、300个左右的主体数据库和1个门户网站构成的数据管理与共享服务体系。

2.科学数据共享涉及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

知识产权是人们就其智力创造的成果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其保护的客体是智力成果和工商业标记。作为人类社会科技活动所产生的科学数据,应属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

目前,国际社会与各国政府已形成了一整套规范人们数据行为的规则。《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提出了对数据库的保护,前者于1994年在《与贸易有关的实施产权协议》中首次对数据库的保护做出规定:数据或其他材料的汇编,无论采用机器可读形式还是其他形式,只要其内容的选择或安排构成智力创作,即应予以保护。这类不延及数据或材料本身的保护、不得损害数据或材料本身已有的版权199612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也做出类似规定。这些规定已成为数据库建设和应用过程中国际层面上的保护准则。另外,欧盟也出台和资助了“欧盟知识产权帮助”项目,以保护欧盟的科技创新成果及其自主知识产权;同时,规定各成员国应在199811日前开始实施欧盟《数据库法律保护指令》。

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方面,迈开了巨大的步伐。自1983年起,我国先后颁布并实施了《商标法》、《专利法》、《合同法》、《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等法规,积极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加入《巴黎公约》,缔结《关于保护集成电路的知识产权条约》及《尼伯尔公约》,并于19921月与美国签署了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谅解备忘录,1995年,与美国达成了《有效保护实施知识产权的行动计划》,初步建立了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体系。200610月,在北京召开的第20届国际科技数据委员会(CODATA)国际学术大会上,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明确提出,“在推进数据共享的同时,必须注重知识产权保护,健全科学数据共享工程的运行管理机制”。虽然我国在科学数据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应当看到,我国还缺少系统的政策法律条文。

3.科学数据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的关系

科学数据共享过程中,它与知识产权保护二者之间的关系始终是相互统一而又相互对立的矛盾统一体。一方面,通过保护知识产权,可以维护科学数据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促进科学数据资源的有序利用,避免出现侵权行为;另一方面,知识产权保护的地域性、专有性和时效性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与科学数据的共享性相互冲突,影响了科学数据在更大范围内得到共享。

1)科学数据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的统一关系

科学数据作为一种重要的知识产品,是人类科技活动的结晶,科学数据的创造者理应在数据的传播与交流中得到相应的回报。从来源上看,科学数据既包括气象、农业、林业、测绘等社会公益事业部门所开展的大规模观测、探测、调查、试验、实验和综合分析所获得长期积累与整编的海量数据,也包括国家、地方科技计划项目实施与科技工作者长年累月科学实践所产生的大量数据。其中,社会公益事业部门、财政科技投入所产生科学数据具有公共产品特征,这些数据的公益性较为突出,其共享受知识产权保护法律的约束相对较少。但对于科技工作者在科学实践中产生的数据,必然会涉及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在“国家科学数据共享工程”实施中,一些项目在制定的管理制度中,对知识产权保护做了相关约定。如,“先进制造与自动化科学数据共享网”项目在制定的《先进制造与自动化科学数据共享管理办法》中明确提出,要“依法保护提供科学数据的单位和个人的正当权益。包括数据所有者的署名权、修改权和发布权等权益”、“用户在公开科学数据使用结果时,应声明数据来源及相关知识产权的声明”;“中国气象科学数据共享服务网”项目在制定的《气象资料共享管理办法》中提出,“用户不得有偿或无偿转让其从各级气象主管机构获得的气象资料,包括用户对这些气象资料进行单位换算、介质转换或者量度变换后形成的新资料,以及对其进行实质性加工后形成的新资料”。因此,实施知识产权保护,体现了法律、法规和其他相关制度对科学数据创造者智力成果的认可,是对科学数据所有者权益的保护,能够极大地鼓舞和激励科学数据创造者的积极性。

2)科学数据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的对立关系

1990年,多个国际专业学术组织提出完全而公开地访问各自领域的科学数据;19917月,白宫总统科技政策办公室在全球变化研究计划的数据管理政策声明中,第一次提出所有全球变化数据的共享要完全和开放(full and open。但是,科学数据共享过程中,完全和开放原则的实施和知识产权保护是有矛盾的,过分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就难以落实完全和开放原则。1997CODATA发表文章,以实际例子说明知识产权保护对科学数据完全和开放访问的威胁。在199971布加勒斯特召开的由155个国家出席的21世纪科学会议上指出,为知识产权提供更加强有力保护的倾向有悖于科学数据完全和开放的访问原则,呼吁国家法律和国际法尊重科学信息自由流动的需要。完全与开放原则在实际工作中要受到和保守国家机密有关的法律法规的制约。

目前,“国家科学数据共享工程”项目向社会公众开放相关领域的数据,均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效。由于受知识产权保护和其他因素的影响,数据共享并非“完全和开放”的,需要遵循一定的共享规则。项目对数据采取分级分类管理,不同级别数据的共享方式或共享范围有所差别。对于普通数据,社会公众能够很方便地从网络上进行浏览、下载,级别相对较高的数据,需要通过审核后才能够使用。

4.对协调科学数据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关系的建议

1)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数据共享涉及数据的采集、存储、管理和应用等环节,在采集阶段,数据的来源是多方面的。从“国家科学数据共享工程”项目提供的数据资源看,不少数据是直接将著作、期刊杂志、论文集或手册等的相关内容进行数字化取得的,且加工的程度较低。对于这类简单数字化的数据,应属于复制行为。根据法律对复制行为的规范,数字化后的著作权仍然属于原创作者。因此,科学数据库建立过程中,相关人员应熟悉知识产权保护的有关规定,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在数据收集、选取资料时,保持数据的完整性,并注明数据来源。数据使用者也应严格遵守共享的管理规定,保证数据不用于商业活动,自觉维护数据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

2)提供科学数据共享相关的制度保障

要保证科学数据共享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健全的法制环境。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早在上个世纪就开始了对科学数据共享的法律规制研究,并且已经形成了相当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以此来规范和保障科学数据共享系统的正常运行。我国有关的法律法规已初步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体系,在立法与司法上还存在着一些不够完善的地方。“国家科学数据共享工程”实施以来,科技部、财政部等部门制定了相应的发展规划、标准规范等,但还未出台科学数据共享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规定。因此,科技部、财政部等部门要在制定规范我国科学数据共享活动的《国家科学数据共享条例》的基础上,建立健全包括信息自由与公开、知识产权保护等诸多领域的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以推动科学数据共享的进一步完善。

3)提高数据资源知识产权保护的技术保障水平

由于网络环境的特殊性,科学数据资源的知识产权保护仅仅依靠自觉意识、法律和行政手段还是不够的。在数据共享过程中,应尽量降低网络安全受到的威胁,保护网上科学数据资源的知识产权。因此,网络自身技术的支持与发展对数据资源知识产权保护是必不可少的。目前可采用防火墙技术、数据加密技术与软件加密技术、认证技术(CA)、访问控制技术等技术措施来进行科学数据资源的知识产权保护。